大家能从,是怎样帮衬大家应对死去的
分类:科学技术

原标题:人类的“自我”是如何帮助我们应对死亡的?

movie.douban.com/review/8200064/

据国外媒体报道,德国哲学家托马斯·梅辛格(Thomas Metzinger)在2003年出版的《Being No One》一书中指出,世上根本不存在“自我”这种东西。相反,所谓“自我”不过是一种透明的信息处理系统而已。“你看不见它,”他在书中写道,“但你会用它来看这个世界。”

     《西部世界》不仅是的剧情路线、叙事时间线的难以捉摸,还有各种线路铺排、交叉,以及涉及虚幻与真实的交替,上帝、主体、客体视角的转换。它以人类的处境为戏,可能是在讲人工智能,也可能在叙述人类的本质处境。   

梅辛格对我们主观体验的本质、以及研究它的最佳方式进行了大量思考。作为德国美因茨大学哲学教授,他于2003年创立了“神经伦理学与心灵”学群,以“培养新的跨学科类型”。该学群为弥补代际间的学术差异而设立,参与者老少皆有,均是对哲学、认知科学和神经科学感兴趣的哲学家和科学家。

     《西部世界》设定在这样一个框架下:一座巨型高科技成人乐园建成,其中有西部世界主题机器人世界,它提供给游客杀戮与性欲的满足。但后来一部分人工智机器人能获得自我意识后开始反抗并杀死游客。

笔者近日采访梅辛格时,他解释道,“自我”已经演变成了一种有用的生物学结构,“能够以一种有意义的方式、将感官知觉与运动行为匹配起来”。去年年初,梅辛格在《机器人与人工智能前沿》上发表了一篇文章,引起了很大争议。他在文章中指出,虚拟现实技术“最终不仅会改变我们对人类的整体印象,还会改变我们对一些根深蒂固的概念的理解,如‘意识体验’、‘自我’、‘真实性’等等。

       剧中角色大概可以分为以下三类:

在笔者与梅辛格的交谈中,我们探讨了自我的起源、必死命运的暗示、试图突破脑机结合奇点的挑战者所缺失的东西、以及虚拟现实会如何将自我推向全新的体验模式等等。

     【设计者】:以上帝视角存在,他们创造着所有人工智能机器,创造了一个巨型乐园——《西部世界》,并创作设定多种故事线,让所有机器人按照设定的程序执行故事线上的角色。

你说自我并不存在,这是什么意思?

     【外来客】:去乐园玩在故事线上玩,他们可以杀死任何机器人,但机器人却无法杀死他们,他们为所欲为的游戏,在西部世界做自己在现实世界做不了的事。

我们都有实实在在的自我意识体验,我并不怀疑这点。但问题是,这种东西是如何在大脑这样的信息处理系统中演变出来的呢?这真的有可能发生吗?许多哲学家对此都持否定态度,认为自我是一种极其主观的东西。我在《Being No One》一书中指出,“自我”这种感受、即身为某人的真切感受,可以在成百上千万年的进化史中自然地演变出来。

     【机器人】:他们拥有一切人所有的行为模式,有情绪功能、认知功能、性格、能力等各种技能包,但并无自主意识,只能按照程序代码执行规定的行为。他们每天出现在同一个地点,发生同一种行为,等待着游客到来并上演剧情,每天看着亲人死去,并都有同一种死法,在剧情结束后进入维修车间,并在第二天醒来前都认为自己在做梦。他们最小程度的发挥自由执行剧本,但却每天都禁锢在一个小循环中,无记忆、无我主意识、不会记得昨天也不会想象明天,他们只为当天的剧情而生,他们start at the beginning。   

问题在于要如何构建一种“什么是自我意识”、“什么是第一视角”的全新理论,这一方面需要我们将“自我”当作一种目标现象加以重视,另一方面还需要在实际经验上站得住脚。假如打开头骨、往大脑里瞧一瞧,我们根本找不到能够成为“自我”的实际结构。在这个世界上、或者这个世界之外,肯定存在一种类似于物质、或者说自我的东西,这一点似乎是毫无疑问的。

      下面小白鼠为你提供几个观看《西部世界》的视角。

如何解释自我的进化?

1、 人工智能的逆向进化——有自我意识的主体     

对于人类的进化,一种理论假设是,我们人类沿着曲折的环境变动走向,漫长的时间过程中,我们同客观世界交互、适应客观的过程中产生自我意识,靠基因和文化协调进化并一代代积累逐渐成为现在的我们。另外一种假设是,某次偶然的基因突变导致距今7万-3万年前的智人脑部链接方式改变,让他们按前所未有的方式思考,用全新的语言沟通。由于人类认知发生改变,并拥有讨论虚构事物的能力。无论哪种假设,这种进化路线都是无法复盘的,因为错误和偶然因素太多,即是按逻辑进化也一定不会按照理性分析的结果去发展,诚如一个人的成长过程。      设计者设计了人工智能,他们是类人的,但却永无自主意识,人类是向前进化,人工智能是逆向复盘人类的进化路径,并成为人的样子,这是似乎所有技术努力的根本动力,也是所有人类努力进步的方向。   

      《西部世界》的有趣在深度映射人类的进化,几个第一代老机器人(初始设计者阿诺德研发)开始有了行为反常,他们对过去重复的事有了记忆、积累影响并慢慢产生一点自我意识,他们在进化。      他们渴求觉醒,渴望解锁自己的技能包,了解自我的由来,挣脱被设定的悲剧故事线、重复循环,渴求自由。后来他们不再是类人的人工智能,而是技能高于人,并且有自我意识的智能人类。如果以有自我意识机器人为主体,去除了自我意识,他们与无自我意识的机器人是一样的,他们都只是一个客观存在和物质秩序,所以自我意识才是所谓主观的核心,人之为人的核心。     

         有次晚上无聊,两个理科生争论什么是客观的存在。朋友说,没有绝对客观的存在,因为一切都是基于主观基础上,判断绝对的主观和客观的辩证像连环套,人类的思想会倚重客观,也会倚重主观。我用佛教传道者常用的方式提了一个假设,如果把我们生存的物质环境拿开,再把我们社会群体中的其他人去掉,最后拿掉我们的身体毛发等一切与物质相关的,最后还剩下什么呢?假如剩下的是主观,人所仰仗的自我意识随着身体的灰飞烟灭而消失,怎么还会有主观?     

         我们人类经历基因和文化协同进化来的自我意识并非那么边界清晰,自我意识的能力是有限的。如果人类拥有非常高能的自我意识,可能这个世界什么都边界清晰,也不会那么chaos,但仍无可否认,组成客观秩序的物质一定是存在的。     

        二战后,西方打开了人的自我,这种认识好似永无尽头,心理学成了人类进化过程中解析被异化自我的工具,而《西部世界》中的机器人也逆向解析着自己的过去,从中获得自我意识。《西部世界》西方的知识背景展开的叙事,生物学、心理学、社会学,虽然剧中很巧妙的避免了一个模拟世界中政治经济的讨论,在伦理、禁忌上也并无过多着墨,但是在探讨自我意识上的确花了很长时间的铺垫。

我想,就连动物这样没有信仰、也没有高级认知能力的简单生物,也会有强烈的自我感。地球生物拥有自我意识已经由来已久。早在人类出现之前,动物就已经有自我的意识了。这是进化的产物,拥有许多生物学上的功能。

2、 上帝的窥视——我们不比机器侍者好很多     

        看《西部世界》中第一代机器人获取自我意识的挣扎过程,你会想谁能确定我们在宇宙之外没有一个更高的主体呢?而我们不是像这些获得一点自我意识的机器人呢?宇宙中存在着一个神在设置我们的程序、观察我们乃至操弄我们,早上当我们从潜意识包裹的梦中醒来的时候,洗漱、早餐、打卡、工作、遇到每天不一样的处在我们世界之外的游客,故事情节大多都是由我们自己演绎。      第一代机器人遭遇每天体验悲惨的外来遭遇,晚上当作做梦被刷机清零,记忆一点碎片,在第二天照常开始新的一天,他们无知觉的过完一天。相比较他们每天经历(并非体验)生离死别却,我们对自己的体验的觉知能力虽然比机器优秀一点,但却存在着天然的BUG。      人啊,认识你自己。这句哲言从人类文明开始有智慧萌芽的时候就有,但是有几个人真的认识自己呢?智能机器人具有严谨的分析能力,但我们人类的意识却并不是连续的,而是片段化的,所以人的自我意识、记忆、思考能力都是有限的。     

       如果打开人类的自我意识,我们对真实的体验是有限的,我们也会忘记从小发生过的一些经历所赋予我们的真真意义,或者记着一些零星模糊的碎片。我们经历时间间隔会完全忘记一些并不怎么特别的经历,我们对自己的认识模棱两可。我们也只是动物的基因,我们的自我意识和进化过程创造了文化,我们的动物性被文化塑造,自我意思在动物性和神性间摇摆,但我们却从来也永远不会知道自我意识中的那个自我究竟是怎么回事。我们在自己的《楚门的世界》中生活,发生经历,并追问着神,我们究竟是什么?   

      《西部世界》中第一代机器人解锁技能包,然后一步步获得自由,而人类自我意识清晰、心灵自由的过程中会经历什么呢?      每种宗教、文化对自我意识中的二元平衡都有自己独特的见解,比如,佛教的道路是要通过戒定慧,最后达到自我意识无执着映射、消除二元对立的观念的修行过程;而西方是二元对立,逻辑严整的推演;中国人传统的处境中个体的自我意识大多被集体意识覆盖,因而倾向朴素的唯物实利理论,以意象为主,在知识层面并无什么远见。你信不信有一个至高的主体操纵着我们的世界呢?也许牛顿和爱因斯坦知道,但他们也只有自己的神。

例如,“自我感”能够帮助动物控制身体,将感官知觉与身体运动匹配起来。无意识的自我表征也是一个这样的例子,但层次要深得多,例如生物体进化出的免疫系统。每天,我们体内的免疫系统都要进行几百万次“这是我”、“这不是我”、“杀死它”、“不杀死它”、“这是癌细胞”、“这是有益组织”这样的判断。假若有一个判断出错,我们体内就可能多出一个恶性肿瘤细胞。这种生物体用以保护自身的有效机制正是我们赖以生存的基础。

3、 1984——老大哥的世界你不懂     

       如果是果粉的话一定还记得Apple第一代电脑Macintosh 128K的广告,老大哥正在对着整齐的奴役者讲话,然后一个女子用铁锤砸了投影的屏幕。这是乔老爷向PC垄断者宣战,也象征着科技的进步。但如果放在《西部世界》中,创造者福特又有点老大哥的身影,他一手创建了《西部世界》,然后引入股东,运营乐园,这让我想起奥威尔的《1984》。     

         “上等人的目标是要保持他们的地位。中等人的目标是要同上等人交换地位。下等人的特点始终是,他们劳苦之余无暇旁顾,偶尔才顾到日常生活意外的事,因此他们如果有目标的话,无非是取消一切差别,建立一个人人平等的社会。……因为中等人标榜自己为自由和正义而奋斗,把下等人争取到自己一边来。中等人一旦达到目的就把下等人重又推回到与那里的被奴役地位, 自己变成了上等人。……三等人中只有下等人从来没有实现过自己的目标,哪怕是暂时实现自己的目标。”这出自《1984》。     

          在一个专制的老大哥的手下,有的人永远是《西部世界》中的永远听从于编程秩序的无意识机器,而一部分是获得自我意识的机器人,他们在老大哥的铁幕和意识形态下经历着自己被安排的每一条故事线,而无法脱离一个个受束缚的小循环。外来客随意主宰这这些生命的故事情节。      在这里你可以把老大哥和外来客看作一类,因为《西部世界》第一季的后半段不仅涉及了人和人造生命的伦理讨论,随着想脱离束缚,获得自由的第一代机器人获得自我意识,并一次次复盘自己的过去,从哪里来等进展。人机大战的矛盾也慢慢展开。

人类的“自我”与其它生物的类似机制相比,有何独特之处?

我想人类有一点非常特殊:人类的自我模型使我们从简单的生物进化进阶到了文化进化。这让我们能够在大型社会中共同生活,这一点说来话长,但总归是因为我们能利用自身的自我模型,去理解其他人类的信仰和追求,而这些信息是无法用我们的感官获知的。但有了自身的自我模型,我们就能用这个模型来模拟别人的精神状态。

这里要提到一条很有意思、也很深刻的原则。人类对死亡始终存在抗拒心理。有一种“恐惧管理”理论认为,许多文化成就实际上是为了更好地管理人们对自身必死命运的恐惧感。作为一种延续了数百万年的生物,我们总是遵从生物指令行事,而最至高无上的一条指令便是: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能死去。

作为人类,我们面临着一个此前任何生物都不曾有过的问题。我们既拥有一套全新的认知自我模型,又清楚人人皆有一死,这就使我们的自我模型发生了激烈的冲突。有时我会把这种冲突称作“鸿沟”,或者说“裂隙”。它就像一道深深的伤口。一方面,我的全部深层情感架构都告诉我,有一件事千万不能发生;而另一方面,我的自我模型又告诉我,这件事肯定会发生。

本文由威尼斯网址开户网站发布于科学技术,转载请注明出处:大家能从,是怎样帮衬大家应对死去的

上一篇:重大突破,中国科大研制出完全可控的相位消相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