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网工程与人工智能,总有一个摄像头在盯着你
分类:科学技术

巨大的市场需求,带来的是巨大的投资和创业机会。就如同David Brady不远万里从美国来到中国一样,大量的创业者和投资人涌入到这个人脸识别加智能识别的新风口。

目前一些商用的系统,包括 iPhone X 的面部识别已经会在识别人脸之后将近期变化补进系统存储的数据。理论上所有其它渠道收集的信息也都能帮助天网完善自己的识别能力。

图片 1

John Sudworth 强调,从他开始行动到被发现,一共只花了 7 分钟。

投资人和创业者是最早嗅到机会的。

姓名:杨其鹏 学号:16019110048

智能识别技术

转载自:好奇心日报

他的作品都是讲究破格、创新、混合多种艺术方法的当代艺术风格。

除了找特定的人,视频还展示了如何监控大规模的人群:摄像头可以识别路上行人的身高、性别,并且推测年龄和表情,某些特殊的摄像头还能分析人的步态,也就是看不清脸的时候也能知道你是谁。

这些技术在中国的发展尤为迅速,得益于拥有海量的人脸数据用于机器学习,和政府的大力支持和推动。

警方也有充分数据。居民身份证制度保证了政府拥有你的正面高清照片。此外杭州、广州等地的酒店也开始接入公安部门的人脸识别系统,每个入住的人都要被拍照。

图片 2

今年 8 月,英国伦敦警方在诺丁山狂欢节期间试用了人工智能监控设备,但 500 个人的嫌疑犯名单不仅名单不准确,甚至还三番五次抓错人。这次贵州贵阳市警方展示的技术虽然有随机因素,但看起来更高效,更准确一些。

但是另外一方面,如何界定公民隐私和政府公权力的界限,也是一个很棘手的问题。

以前根据公开信息,这 2000 万个摄像头处在一个被称为“天网工程”的政府监控系统中,传闻可以提供特定的人脸识别、大规模人群监控等等功能。

  • 公共场合的摄像头和监控设备会越来越多;
  • 最先进的技术将会被广泛运用在城市的监控摄像头和管理当中;
  • 我们的生活正在被这些技术改变着。

BBC 制作了一段视频节目展示了这套系统如何工作:在一个看上去非常像火箭发射控制中心或者《谍影重重》中情局指挥中心的地方,贵州贵阳警方用手机拍摄了一张 John Sudworth 的证件照片,将他的身份加入了监控系统。随后 Sudworth 开始“潜逃”,他在市中心随便走了一段路,然后前往车站。在进入车站大厅后,监控摄像发现了他,他的大幅照片被以红色底色显示在了控制中心的屏幕上,车站派出所立刻出动了 6 名警察将他围在了中间。

你还以为“隐私不保”只是偶然事件吗?

嵌牛提问:天网工程是如何工作的?效果怎样?

在贵阳,警方工作人员先是拍摄了一张苏德沃斯的面部照片,然后把照片上传至系统,列入“黑名单”。

John Sudworth 被“天网系统”发现/视频截图

五年前,杜克大学的科学家们利用美国国防部的赞助开发了一款像素达到十亿级规模的设备,目的是为美国海军提供远程监控。

在中国的其他地方,这个数字就更低了。报告还说,据不完全统计,中国二三线城市的摄像头密度远远低于 10 个每千人。

这个在美国大片里常有的画面,如今就发生在中国的现实生活中。

嵌牛正文:

可以说,无论是遮挡、侧脸、模糊、弱光,今天的技术都可以实现毫秒级的检测。

这套说法倒是听着很耳熟。

果然,就在苏德沃斯进入火车站的那一刻,警方的监控系统就自动锁定了他,并显示“黑名单”上的嫌疑犯出现在火车站。

全球的政府机构都依靠监控摄像机来辅助安保,中国摄像头数量目前全球第一,但密度并不是最高。美国目前只有大约 5000 万个,但根据行业报告,2016 年中国摄像头密度最高的地方是北京市,每千人平均有 59 个摄像头,这个数字低于英国全境的千人平均 75 个,也低于美国全境的千人平均 96 个。

过去十年,中国是监控摄像头增长最快的国家。根据咨询公司IHS Markit 2016年的数据,中国共装有1.76亿个监控摄像头。

嵌牛鼻子:天网、监控、人工智能

图片 3

贵州警方说,“天网系统”对平民来说无需担心,“老百姓不需要帮助的时候,他的信息不会被录入系统。”出镜的一位女警同意 BBC 记者的总结,“如果你什么都没有藏,就什么都不用怕。”

今天GGV想给你呈现的,就是这些庞大“天网监控链”背后的产业模式。

视频里,生产监控设备的杭州大华科技表示,他们的监控摄像头产品可以直接识别人脸并且对应身份证号,还能从过去的录像里面追踪过去一周出现过的路径、时间,还能把人和使用过的交通工具进行匹配。更进一步,还能把监控对象最近接触密切的人直接挑出来追踪。

图片 4

对视频监控行业来说,中国是一个价值 6000 亿人民币的大市场。其中国资背景的海康威视,BBC 采访的大华等等都在开发基于人工智能的监控设备。

中国“天眼”背后的美国男人

目前纽约警局已经面临多起视频监控相关的集体诉讼。公开监控信息的法案也在推进之中。这在北京是不太会发生。

在接受BBC采访的时候,大华安防的工作人员告诉苏德沃斯,在他们的监控系统中,出现的每张脸都可以对应到身份证,通过回溯这个人的行进路程,不仅可以进行人与车辆匹配、亲属关系匹配,甚至还可以计算出目标经常接触的人群。

嵌牛导读:中国有 1.76 亿个监控摄像头,由公安部门控制的超过 2000 万个。

这款名叫Mantis、配备了19个摄像头的监控设备,已经被安装在北京的天安门广场附近、昆山市的主要街道上以及其他城镇。

贵州贵阳警方日前向 BBC 记者 John Sudworth 展示了“天网工程”最新的实用成果。

它强大的处理器可以将图像集合到一个1亿像素的画面框内,使用者可以对任何特殊的细节进行放大,甚至包括一些微小的细节,比如1.2公里之外某个人打了一个喷嚏。

David Brady的中国合伙人帮助他从一家国内的风投基金那里获得了约500万美元的早期投资。

警方不再需要通过观看摄像头拍下的录像对数千人进行手动排查,监控系统会自动识别并发出提醒。

随着2010年深度学习算法在语音和图像识别领域的重大突破,通过摄像头来进行人脸识别逐渐成为现实。

商汤高歌猛进只是这个行业蓬勃发展的一个缩影,包括帮助城市管理者进行智慧城市管理、城市人口、社区管理等等的智能物联网平台也获得了大额的订单和投资。

本文来自公众号秦朔朋友圈

有“人”在偷听——

通过他们的服务,不仅让相关管理部门能精确掌握社区的人口数量,通过大数据分析、定向监控等功能,对居住范围内的居民状态有了更清晰的监控。

随后,摄像头会从采集的图像中选取质量最高的一张,完成口鼻轮廓等106个关键点定位,最后再与身份证等图库照片进行比对,整个过程都是在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的帮助下完成。

图片 5

亲身体验了一把的BBC记者也不由感叹:真是不能干一点坏事。

2017年,徐冰、翟永明(诗人)、张憾依共同编剧了一部电影《蜻蜓之眼》(Dragonfly Eyes)。

华住酒店信息数据被交易,这场号称“互联网史上最大规模的数据泄露事件”,吓坏了不少人。

图片 6

David Brady也移居到中国,成为杜克大学昆山校区的光电教授,在中国进行他的技术研发。

相比之下,目前美国的监控设备为5000万台。

失望之余的David Brady带着这项技术来到中国寻找市场,结果却发现了新大陆。

他甚至到众筹网站上,试图通过众筹的方式,筹集足够生产摄像机的费用,大约2.5万美元,但结果仅仅只筹集到1000美元出头。

预计到2020年,中国将被超过4.5亿台摄像监控设备覆盖,相当于平均三个人就有一台摄像监控设备。

有“人”在偷看——

有网友说,大数据时代,白天给朋友发微信说想买个杯子;睡前打开淘宝,首页就躺着一堆杯子链接。

图片 7

苏德沃斯对着自拍的手机无奈地说了一句:他们应该能够很快锁定我的位置,抓到我就是时间问题了。

所以无处不在的监控对于普通公民的隐私权的控制,变成了“房间里的大象”,从政府到媒体,大家都很默契地避而不谈。

回头看看,“它”正盯着你哦。

本文由威尼斯网址开户网站发布于科学技术,转载请注明出处:天网工程与人工智能,总有一个摄像头在盯着你

上一篇:新酷应用,ASUS一块美利坚联邦合众国疾控中央研 下一篇:开创人称,Oculus开创者称Magic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